咨詢熱線:4008530855   13661616853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諾獅研究院 > 旅游策劃規劃專題研究

如何基于互聯網思維看城鎮化

最后更新時間:2014-9-23 11:42:27

在我們描繪的城鎮化的方法論之前,我想簡單的對于城鎮化的屬性做一個判斷。大家都知道,在業界我主要是以戰略顧問或者說是以戰略咨詢師這樣的一個身份,從事我的業務,在過去我給萬科、TCL、波司登、青啤,給他們很多企業做過戰略規劃,像萬科的十年戰略發展規劃就是我給他們做的。當我在思考城鎮化的時候,我仍然想從戰略的層面去思考,也就是要回答,城鎮化的屬性是什么?

當我們談到屬性的時候,實際上是想說。這個事情的根本力量是什么?我們可以簡單的做一個對比,比如說住宅的屬性是什么?當年我給萬科做戰略規劃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是研究房地產的屬性。當我們討論屬性的時候,其實是在討論背后的根本力量。例如住宅的屬性,其實它在中國人的眼里,第一個屬性是“家”。一旦我們把住宅當成家,你買的就不是住宅,而是家。從社會學意義來講,中國房地產市場和歐洲、美國就有非常大的不同。因為只有在中國,我們才把住房當成“家”,這是它的社會學屬性。

由于在中國投資渠道的缺乏,金融市場的滯后,住房的經濟屬性體現成為金融的投資工具。這是住宅的第二層屬性!所以,基于這兩層屬性,我們才來考慮住宅的功能屬性。作為生活的空間結構,怎么形成一種產品做地產。當我們以這樣一種根本屬性的方式來看的話,我們會發現中國的住宅市場就和美國、歐洲、日本完全不一樣。因為在哪些地方,住宅是不扮演“家”的屬性,主要是不扮演投資的屬性。

一旦我們以對比住宅屬性的分析方式來看城鎮化的屬性時候,我認為城鎮化最重要屬性,是人均GDP超過8000美金之后的中國市場力量。這是我對中國城鎮化根本屬性的思考!中國今天城鎮化問題的討論,最重要的基本點是:中國的人均GDP已經超過了8000美金。當人均GPD超過了8000美金之后,市場會出現一種全新的消費力量的結構調整。這種消費力量結構性的調整將會影響住宅空間上的分布。這個分布就叫城鎮化!

簡單的說,過了8000美金的城市中產階級,他們在3000美金到8000美金之間完成了住房和汽車消費,他們慢慢走向了以“體驗”、以“感知”,以“社會屬性”為根本屬性的“輕奢侈”消費時代,在這個階段,人們追求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幸福,追求的是人的感知幸福,人的瞬間幸福。這種幸福,在城市里是找不到。由于城市主要是作為專業化的工作場所,城市已經造成了鄰居都互相不認識,在一個公司里面跨部門的同事都互不關心。這是一種以功能和效率為前提的組織形態。

而當人均GDP超過8000美金之后,人們就有足夠的經濟的能力去回答一個問題:難道城市的這種生活和生存狀態,就是我們生活的目的本身嗎?當他的經濟能力超過了對日常功能消費的時候,就會發生巨大的生活方式的變遷。這個變遷就是,大量的城市人口會向郊區,向風景優美,向生活場所的聚集。

剛才我分析的這個路線圖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回答了今天為什么我們要去做一個結構上的經濟調整。這個經濟調整的名字就是城鎮化!人均GPD超過8000美金之后,全世界都有一種趨勢,它叫“逆城市化”,或者說叫“再城市化”。也就是說,超過8000美金之后的中產階層,重新去尋求生活目的、生活價值和幸福感。就是因為這種強大的生活方式的變革,造就了大量城市人群到城市郊區去,甚至到更遠的一些生活目的地去尋求他的幸福歸宿。

這是非常明確的中產階級消費力量!這也是為什么今天我們討論城鎮化的時候,你不討論電商、不討論互聯網,你忽略了這個時代最強大的市場力量。今天,最強大的市場力量,就是消費的力量。而今天的消費基本體現為互聯網的力量,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現在討論互聯網的力量,討論的是“淘寶”、“天貓”、“微信”、“嘀嘀打車”,這些都是消費,只不過通過互聯網去實現了“消費”。

但是,通過互聯網實現的“消費”,和不通過互聯網實現的“消費”是完全不同的。我們第二部分要講,中國的城市化和西方的城市化最大的不同,在70年代,在美國、法國這些國家60年代就開始的這樣一個進程。他們大概花了20年左右的時間完成了這樣一個進程,日本、韓國大概從80-90年代,用了20年。中國真正的逆城市化,大概是在2013年左右,人均GDP過了8000美金之后,開始的城鎮化,這種城鎮化的力量主要是體現為,以互聯網方式的消費形態。

這就是我講,中國城鎮化屬性的根本原因!而農民進城,我不認為這是城鎮化的市場力量的根本屬性。農民在城鎮化過程中,完成自我身份的轉移,去分享城鎮化中,消費力量變化帶來的創業機會和經濟利益。這是一個經濟過程和一個經濟結果,這是一種社會變革和社會變遷。但是這不是根本性的力量!

我的這樣一個分析,清楚回答了城鎮化的一個根本屬性和根本力量。這個根本力量是中產階級的消費驅動力,嚴格來講,是人均GDP超過8000美金之后的消費驅動力。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個消費驅動力,我們才有資格實現城鄉一體化,怎么讓農民完成身份的轉移,怎么讓農民擁有公平的的市場機會來創業,怎么讓農村的農產品和資源稟賦轉化為市場價值。這個背后的動力,都是基于人均GDP過了8000美金之后中產階級的力量。

我發給大家的課件里面,清楚的標明了中國在2012年人均GPD超過了8000美金的城市,這些城市的總量有92個。大家可以發現,當中國主要的大中城市,人均GPD達到了8000美金之后,像北京、上海已經超過了1.5萬美金之后,這種消費力就成為一種強大的經濟轉型力量,因為這些消費不是主要體現在我們講的城市消費內部。例如,汽車、家電、住房都是在城市發生的,只有在8000美金之后的“體驗”式消費,這種“吃喝玩樂”的消費,沒有辦法在城市實現。

我們要談一下,城市的創立,這背后的力量。城市的聚集,本身是貿易的空間結果,全世界的主要城市里面,像威尼斯、香港,這樣的城市,在古代和現代的興起,背后都是商業化和貿易化催生出來的,隨著工業化、專業化的生產方式的出現,進一步要求城市的集約化。城市在一開始的出現就是一個功能主義的結果,或者說是一個“效率”的結果,不是一種生活的聚集。

這就是一個歷史的輪回,當人均GDP超過了基礎的功能需求,當人們不把工作和掙錢當成生活的目的時候,人們自然要回答一個問題:生活的幸福是什么?生活是為了什么?大家接下來可以看到,在整個全球,不同的國家在不同的時期都出現了“逆城市化”的潮流。記住!背后是人均GDP超過8000美金之后的市場力量。為什么要強調8000美金呢?是因為這種消費性質跟8000美金之前完全不一樣,8000美金之后的消費是一種體驗式、感知式的、品牌性的、社會交往式的消費形態。而不是功能性的消費,也就是說過了8000美金之后,再有沒有人談“性價比”這個詞。

只有“個性”、“獨特”這個詞,人們會為自己獨特喜好去買一個LV,人們會放棄每天幾十萬的生意,在一個鄉村住上幾天。這些都不能用“性價比”去解釋,只能用一個東西去解釋,只能解釋為生活帶來的價值觀變遷。

一旦我們把這樣一個邏輯線索分析出來之后,一個特別簡單問題就是,中國的城市化進程,會不會像美國一樣、日本一樣、歐洲、韓國那樣,通過自然的20年左右的,衛星城,城市與郊區的空間結構的調整,來完成人口的分布和城市生活的變遷呢?

我個人的回答是,結果是一樣的,但是路徑是不一樣的。路徑不一樣,主要有兩大原因造成。第一個原因,歐美國家的工業化體系里,空間布局的調整,是通過企業的競爭完成的。現在美國的各種鄉村和小鎮里面,你會發現它的基礎設施都非常詳盡。各種基礎的商業和業態都非常合理,甚至是40年、50年,企業或者市場力量競爭的結果。這個力量在今天突然發現有一個巨大的轉變。

例如,傳統的消費力量或者企業的競爭力量,主要競爭的源泉是什么?今天講企業的競爭基礎力量可以有三個:1、渠道;2、品牌或者廣告;3、人員成本和租金成本;大家可以看一下,服裝這樣的產品,本來按照道理來講,服裝是非常不適合做電商的!但是,為什么服裝在中國的電商里面是最大的品類呢?服裝的租金成本、人工成本、渠道成本、廣告成本占到了主要售價的70-80%。

也就是說,一件50元出廠的服裝,到了零售階段,可以賣到6-8倍的價格,可能要賣到300-400元錢。這樣一種空間工業化的生產方式,就是過去幾十年,歐美緩慢的市場變革的體系造就的。當今天中國成為世界上電商發展最快國家之后,你突然發現,為什么中國電商比歐美發展要快?像家具啊、像服裝最不適合做電商的東西在中國反而獲得了最大的發展。

結論是:中國的經濟結構和市場力量的分布非常不合理。中國市場經濟的發展地區差異、空間層次的差異非常大。當這種差異巨大的時候,就導致他的租金。

所以,正是因為中國基礎結構不合理,導致了中國的移動通訊的發展要快。通過這樣的一個對比,為什么中國今天的城鎮化要用電商的方式來討論和思考,是因為電商在今天扮演了對于不合理的經濟結構和市場力量的攻擊和反思,所以電商不僅僅是一種交易方式,不僅僅是市場的存在方式,更是一種顛覆者和革命者的角色!

它的顛覆和革命不是體現在它的交易方式上,而是體現在它對現存市場結構中不合理地方的摧毀上。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今天的百貨都做不下去了。道理很簡單,它太不合理了。

大家都清楚,所謂城鎮化就是成熟的中產階級到城郊或者更遠的地方尋求他的生活消費或者生活價值。這就是消費業,或者叫服務業。我給大家一個基礎數據,中國在十五規劃、和十一五規劃,你看它的所有指標,基本都完成了,但是有兩個指標,在這兩個階段都沒有完成,什么指標?第一個就是第三產業就業人群占總就業人口的比重。第二個就是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沒有完成。連續兩個五年、我們這兩個目標都沒有完成,這說明了什么?

這說明了一個非常不合理的市場現象,中國的消費業的投資回報率不夠,一個產業不發展的最好解釋就是它的投資回報率太低。為什么中國的房地產有那么大的發展,道理很簡單就是因為它的投資回報率太高了。所有的行業的老大都去做了房地產!中國的第三產業不發展,是因為它的投資回報率太低。

大家對比一下,鄭州這樣的城市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只有39%,39%比越南和周邊的東南亞國家都要低。大家都非常清楚,消費業,第三產業就是我們的幸福感,也就是我們的幸福感是體現在消費上的,我們就很感慨,我們的中產階級要到城郊、要到外面去消費。如果消費業在城市里面都不掙錢,你把它搞到農村去,它怎么可以掙到錢呢?如果消費業在農村不掙錢,你怎樣去做城鎮化呢?

所以,這就是今天中國城鎮化的尷尬,或者說今天中國城鎮化為什么獲得不了突破性的進展,就是因為它解決不了基本的問題。中國的消費業,投資回報率嚴重偏低。大家非常清楚,當一個行業的投資回報率太低的時候,一個產業沒有人可以掙到錢的時候,這個產業就沒有優秀人才。所有人才是往高回報的行業里走的,像金融,有才華的人都往這里去走。道理很簡單,收入高!消費業的投資回報低,就吸引不了人才。

一般的人馬上就要掙錢,你的投資回報率不夠,下面就更不夠。大家就發現城鎮化就僵在那里了!你的產業馬上就想掙錢,沒有錢就不干,因為他沒有遠見,這兩樣結合在一起,大家看中國的城鎮化怎么去玩?

這就是電商城鎮化的由來!當我們發現這種不合理的市場結構和不合理的產業結構成立的時候,反問什么是電商?電商就是針對不合理的市場結構、不合理的產業結構進行攻擊,攻擊的不合理的成本結構。例如,服裝為什么可以成為中國電商的第一大品類,是因為它的渠道租金、廣告成本,各種附加費用占到了成本的主流,廠家越來越不能掙錢。

那同樣的道理去問,中國的服務業為什么不掙錢?道理簡單,對比歐美與中國的服務業最大的差別是什么?這個服務業里面最大的差別,不把服務也當成高價值的產品。我們只給硬件付高價,而不給軟件付高價。我們只給東西付高價,而不給人付高價,這就是中國和西方服務業最大的差別。

于是,我們要問一個問題。中國為什么硬件值錢?而軟件不值錢呢?不愿意為人付錢,為優質的人付錢呢?

道理很簡單,中國服務業的盈利方式主要是以租金的方式體現出來的。例如,你在一個火車站(人流聚集)的地方就可以掙到錢,當在這掙到錢的時候,你突然會發現要把大量的租金付給火車站,付給機場。要素是成本要素,人們就把這種成本作為競爭的主要要素。

第二個是,我們沒有把人作以分類的方式去做經營。服務業不能做高價,是因為沒有產生類別的消費。看一下高檔消費,專為某一類人設計的消費,就是高檔消費。事實上,真正的消費的溢價,來源于人和人這樣的關系。就像打麻將,你打一個麻將的幸福感來源于你在和哪幾個人在打!你要換一個人,幸福感就很差。基于人群的聚集,人們是可以進行溢價的。

大家去看,中國以某一類人群聚集而創造的這種消費業態的地方,就像麗江一樣,它為80、90服務,基于一種艷遇文化或者說是療傷文化,建立起的獨特的消費體系。在那個消費體系里面,投資回報率就夠了。因為在那個地方,人們主要享受不是硬件,而是因為那里創造的軟件文化,以及人和人的交往關系。

如果以這樣的方式,大家突然發現這就是互聯網的天下了,或者說,這就是互聯網的價值。為什么?大家可以看一下微信,微信之所以成為移動電商,成為電商2.0的入口,就是因為微信創造出了人群的類分布。微信里面最活躍的微群,微群就是社會學里面講的自組織。就是一群人基于共同愛好和價值觀的自組織。所以,這就是我講電商城鎮化的基礎入口。如何基于人群聚集,去尋找它的文化類別,基于文化類別去創造出人的享受和互動;。

大家對比一下我剛才講的麗江就知道了。突然發現,整個城鎮化的玩法,味道和屬性就發生了根本變革,因為城鎮化如果是這樣一種人群聚集,是一種基于客戶反向定制的空間城市、設施結構體系的話。簡單講,基于某一類人創造出空間和消費場所的話,你會發現這是一個非常緩慢的過程。因為,這個過程里面是很難見效的,而這樣一套所謂的互聯網金融,所謂的很快的把消費者變成投資者的方式就出現了。

當消費者直接成為投資者,就是所謂的眾籌、眾投、眾創和眾包等等這些新的互聯網的消費組織形態出現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它把它的組織過程縮短了,把它的經營方式變化了,把它的資金來源變化了。也只有以這樣的方式,才能把消費業的經營成本結構給改變。這是第一個要點!第二點,當我們以消費的人群類別來衡量城鎮化項目價值的時候,你發現這是一個金融的標準,而不是一個硬件的標準。衡量項目是否有價值,不是以這個項目打造了多少建筑,打造了多少設施和硬件空間,而是衡量這個項目聚集了多少人去哪里,聚集的這群人屬于哪個類別作為資本的價值體現。

這個就變成了像今天互聯網的玩法了,把人作為價值的衡量方式顯然是跟我們以住宅為導向的這種硬件思維,是完全不一樣的。我今天主要從理論的角度跟大家分析了中國城鎮化方面的幾個重要結論。

第一個結論是:中國城鎮化的根本屬性是,人均GDP超過8000美金之后的中國市場力量,這是中國城鎮化的根本動力,中國的中產階級獲得了高收入之后,如何去轉變他們的生活方式,這是城鎮化的動機,或者叫市場力量。

第二個結論是:一旦我們把中等消費人群,作為主要的市場力量時候,中國的城鎮化的市場力量與西方的城鎮化市場力量區別在于,我們市場中的不合理程度遠遠超過西方。我們空間的成本結構遠遠超過西方,我們就需要一種特殊的力量去打破這種不合理,而在今天這種特殊的力量顯然是電商和互聯網。

第三個結論是:一旦我們以互聯網市場力量來衡量城鎮化項目的價值時候,它最重要的衡量標準就不是設施價值,而是軟件價值。真正的價值是有多少人去那,有多少人在那里。更重要的是這些人是不是一個類型!也就是說同一個類型的人才是城鎮化項目的價值。這是我理解的城鎮化!

如果基于三個結論,人均GDP超過8000美金之后,中國中產階級才是中國城鎮化的市場力量;第二,中國的城鎮化的市場力量與西方的城鎮化市場力量區別在于,不合理的成本遠遠大于西方,注定了中國要通過電商和互聯網來摧毀這種方式。第三,電商的方式導致了項目的價值不是設施的價值,而是人的價值。這是我們做城鎮化的三個基本入口。


諾獅旅游規劃咨詢機構,旅游規劃設計與咨詢的完美結合,專注于農業園規劃,鄉村旅游、休閑度假、主題樂園、古建寺廟、景區升級、旅游地產、養生養老等多重緯度的規劃設計咨詢全程機構。我們不僅僅是設計,更是您項目貼身的策劃規劃、風險投資及戰略資源全程式服務專家。為客戶量體裁衣,精益求精,全心全意為您的項目提供從開發到落地的全程式規劃設計服務。讓旅游飛起來,我們可以做的更好!


諾獅服務
熱門專題
諾獅案例
最新資訊
廣州廣告公司 鄭州包裝設計 微孔曝氣器 深圳公司注冊 日本商務考察 濾清器廠家 試驗變壓器 網頁游戲 頻振式殺蟲燈 成都租車 珠海租車 紅包掃雷 杭州代理記賬 艾滋病試紙 辦公室裝修設計
安徽时时一天几期